这种常见的胃药竟会增加死亡风险!

质子泵抑制剂(PPI)这种广受欢迎的胃病药物已被发现与多种健康问题有关,包括严重肾损伤、骨折和老年痴呆症。现在,来自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一项新研究显示,长期服用这些药物还与死亡风险增加有关。

 

数以百万计的美国居民使用质子泵抑制剂,这种药被广泛用于治疗胃灼热、溃疡和其他胃肠问题。这类药物还可作为非处方药买到,包括兰索拉唑、奥美拉唑和埃索美拉唑。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分析了约27.5万名PPI使用者和近7.5万名使用H2受体阻滞剂这另一类药物者的医疗记录,这两类药都可以减少胃酸。该研究在线发表于7月3日的BMJ Open杂志。

 

“不管我们对这个大型数据集如何分层分组,都观察到同样的事情:PPI使用者中死亡风险增加。”通讯作者、医学助理教授Ziyad Al-Aly医学博士说,例如,当我们比较服用H2受体阻滞剂与服用PPIs一到两年的患者时,我们发现服用PPI者在未来五年内死亡的风险增加了50%。人们认为PPI非常安全,因为它们很容易获得,但是这些药物的风险确实存在,尤其是长时间服用时。”

 

图1. PPI组和H2受体阻滞药组的生存曲线

 

PPI和H2受体阻滞药都可用于严重的医学问题中,如消化道出血、胃食管反流病和食管癌。非处方药PPI最常用于胃灼热和消化不良。

 

作为一位肾脏专科医生,Al-Aly此前发表过研究,指出PPI与肾脏疾病有关,其他研究人员也发现PPI与其他健康问题的相关性。Al-Aly与作为数据科学家的第一作者Yan Xie博士,及其他同事认为,由于这些副作用都与小幅的死亡风险有关,加在一起就可能影响PPI相关的死亡率。

 

为了证明这一点,研究人员在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维护的数据库中筛选了数百万名退伍军人的医疗记录(已去除身份标识)。他们发现,从2006年10月到2008年9月期间,有275933人接受了PPI处方,73355人使用了H2阻滞剂,并记录了五年内死亡的人数及其死亡时间。数据库中没有关于死亡原因的信息。

 

Al-Aly及其同事发现,PPI组与H2受体阻滞剂组相比,死亡风险增加了25%。研究人员算出,每500人使用PPI一年,就会有一例本不会发生的额外死亡。Al-Aly表示 ,考虑到有数百万人(美国)长期服用PPI,这可能转化为每年数千例额外死亡。

 

研究人员还计算了不具有PPI或H2受体阻滞剂胃肠道适应症、却接受这些药物处方者的死亡风险。在这里,研究人员发现,使用PPI者相比使用H2受体阻滞剂者,死亡风险增加24%。

 

此外,使用这类药物的时间越长,风险也稳步上升。30天内,PPI和H2阻滞剂组的死亡风险没有显著差异,但是在使用1到2年的人中,PPI使用者的风险比使用H2受体阻滞剂者的风险高出近50%。

 

图2. PPI用药持续时间与死亡风险增加的关系

 

虽然PPI的大多数推荐治疗方案为短期——例如治疗溃疡是2至8周——但是很多人最后服用了几个月甚至几年的药物。

 

“很多时候人们接受PPI处方有着良好的医学根据,但后来医生不停药,患者就不断续方。”Al-Aly说,“需要定期进行重新评估,以判断患者是否需要续方。大多数时候,人们不需要使用PPI长达一年、两年,甚至三年。”

 

与H2受体阻滞剂组相比,PPI组患者年龄较大(平均64岁比61岁),病情也较重,糖尿病、高血压和心血管疾病患病率较高。但即使研究人员在统计学上对年龄和疾病进行了控制,死亡风险的增加,因此这些差异并不能完全解释。

 

PPI非处方药所含的化合物与PPI处方药相同,只是剂量较低,并且没有办法人们使用这些药物达多长时间。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建议使用PPI达到4周时,应咨询医生。

 

Al-Aly强调,决定是否使用PPI需要计算风险收益比。

 

“PPI能够挽救生命。”Al-Aly说,“如果我需要使用PPI,我绝对会接受它。但如果我不需要的话,我不会随便使用它。我希望我的医生能对我进行密切监测,在我不再需要PPI的时候能够停药。”

 

作者的这个观点与中国许多消化科专家是一致的:“PPI治疗风险源起用药不规范。”

 

英国科学媒体中心邀请统计学家对这项研究进行了点评:

 

这种类型的研究不能证明质子泵抑制剂(PPI)增加死亡风险。但它确实为今后的研究提出了很好的问题,以待回答。

 

对这些结果务必不要过分解读。受益于PPI患者如果自行停药,可能给自己造成危害。

 

这项研究的优势在于:

 

样本量大,并且数据来自医院系统。

 

局限性:

 

这一巨大的数据集意味着即使是偶然的发现也会显得非常肯定——我们必须谨慎地解读这些结果。

 

图1显示使用PPI的人有5~10%在1年内死亡。这提示死亡可能与治疗无关,而与基础条件有关。

 

因果关系不明。我们不知道每种药物治疗的疾病是否不同。因此,我们不能确定造成问题的是不同类型的疾病,还是治疗。

 

死亡(和风险)以相对值表示——这里讨论的绝对数可能很小。

 

研究中有许多不同的分析,但没有一种被指定为主要分析——这就增加了假阳性结果的风险。

 

目前尚不清楚美国退伍军人医院的数据与其他国家医疗系统患者的全面相关性如何。

 

参考文献

 

Xie Y, et al Risk of death among users of Proton Pump Inhibitors: a longitudinal observational cohort study of United States veterans BMJ Open 2017;7:e015735.

http://www.sciencemediacentre.org/proton-pump-inhibitors-ppis-and-risk-of-death/